當前位置:首頁>>觀點>>圓桌 >> 正文
黨建聯盟如何避免“空轉”?
2020年08月11日 16:19:07 來源: 非公有制企業黨建 作者: 湯馨怡

由牽頭單位黨組織發起,圍繞共同目標取向,平等協商制定盟約,在不改變成員單位原有屬性、組織架構、隸屬關系前提下,各方自愿簽訂盟約結盟,通過開展組織共建、資源共享、活動共辦、事務共商、人才共育、制度共創、文化共興、發展共促等活動,有機聯結各類組織,實現互聯互動——就是我們常見的“黨建聯盟”。聯盟可在黨建引領下打破區域內原有的組織、行業壁壘,將信息、資源、人才等最大限度共享、流動起來,幫助聯盟成員共同實現“黨建強、發展強”。這種較為簡單、高效的組織形式使得黨建聯盟廣受歡迎,遍地開花。但是,我們也發現,有些聯盟轟轟烈烈成立后,其作用是否得到應有的發揮有待商榷。聯盟成立后是否“空轉”?一些聯盟在成立多年以后,是否還能一如既往地運作?黨建聯盟實體化運作的可操作性如何?本期圓桌會,我們邀請到來自四川、福建、上海、浙江的嘉賓共同探討這一話題。


主持人


湯馨怡


特邀嘉賓:

四川省成都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社治委常務副主任  薛敏

福建省福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非公企業和社會組織工委書記  王聰

上海市金山區社會工作黨委副書記  馬琳聯

杭州老板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專職副書記 余杭上市紅盟秘書處秘書長  唐根泉



為什么要成立黨建聯盟?成立后有何成效?

薛敏:成立黨建聯盟有助于各類黨組織打破地域限制、體制障礙和行業壁壘,跳出現有組織體系的框架實現交流互動;也有助于發揚黨內民主,克服市場競爭狀態下各類主體話語權、參與度不平衡的弊端,營造各抒己見、各盡其能的黨建社交場景;同時,以聯盟章程、運行機制和上級指導、成員監督等方式,有助于推動黨建共建工作制度化、常態化、實質化。成都市的黨建聯盟主要有四類,分別在優化產業生態、加強行業自律、促進社區融合、引領區域協同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一是服務產業發展的功能區(園區)黨建聯盟,如龍泉驛區成都汽車產業功能區聯合23家國企、民企、外企黨組織及職能部門、街道社區建立黨建聯盟,營造良好產業生態圈、企業朋友圈。二是助力行業成長的行業黨建聯盟,如物流行業圍繞冷鏈運輸、城市配送等產業門類組建多個黨建聯盟,持續深化業內合作。三是融入基層治理的街道(街區)黨建聯盟,如高新區桂溪街道黨建聯盟整合駐區機關、國企、高校資源,構建共建、共治、共享、共贏區域化黨建格局。四是與相鄰城市共建的毗鄰地域黨建聯盟,如成德臨港產業發展帶黨建聯盟覆蓋兩地54家龍頭企業、7家樞紐型社會組織,有力推動資源要素跨域高效整合。

王聰:在2018年數字峰會前期,福州市委組織部、市委非公企業和社會組織工委牽頭,區域內互聯網企業黨組織自愿參與,組成了融合發展的利益共同體——福州互聯網企業黨建聯盟,積極探索互聯網企業溝通聯系、協調協作、緊密配合的有效方式。聯盟成立以來,持續推進黨建合作項目,在全國率先舉辦互聯網企業黨建高峰論壇的基礎上,又舉辦數字黨建高峰論壇,成立全國首家數字黨建學院,創設了多功能、數字化、互動式、體驗式的教學管理模式;優化“中國好黨員”“數字黨課云平臺”等各類數字黨建綜合平臺,重點推出“福州黨建超市”“黨務易通”等數字黨建產品;通過黨建項目認領等系列舉措,逐步實現組織活力迸發、黨員作用彰顯、服務發展有力、企業共建共贏,推動福州互聯網企業紅色引領、互聯互通、健康發展。

馬琳聯:黨建聯盟是一種比較新的區域化黨建聯合的形式,金山區近年來主要有兩類黨建聯盟。一類是毗鄰地區黨建聯盟。如金山區呂巷鎮與平湖市新倉鎮2018年開始探索的農業產業鏈黨建聯盟。另一類是產業集群黨建聯盟。如2019年開始,在金山工業區高端智能裝備產業集群黨委和生命健康產業集群黨委框架下,細分行業建設了多個黨建聯盟。這兩類黨建聯盟解決了跨區域、跨隸屬關系的黨組織如何在黨建上進行聯合,以及如何通過“黨建+行業”聯合的問題。黨建聯盟成立之后,極大發揮了黨建在凝聚共識、整合資源、共同行動等方面的優勢,推動兩新組織黨建舉措更實、抱團發展更強。金山工業區產業集群黨委框架下的黨建聯盟,更加聚焦了細分行業,同時,進一步吸納組織關系不在金山或尚未組建黨組織的產業鏈企業,最大范圍、最大程度地實現了本區域內集群企業的交流合作,拓展了重點產業集群式發展的視野和空間。

唐根泉:余杭區是杭州市民營經濟大區,近年來,在阿里巴巴等民營上市企業的帶領下,已成為經濟社會中最具活力和影響力的領域。上市企業作為社會關注的公眾企業,更需把正方向。同時在區內,許多上市企業的行業相近、產業相通,通過搭建平臺,可以使上市企業為政府在制定產業政策時提供更有針對性的參考,使產業政策在兌現時更為集中有效。上市紅盟成立2年以來,上市企業黨組織的戰斗力明顯增強了,各成員單位在資源交互利用、志愿服務等方面展開深度合作,使黨建工作空間得到進一步拓展。同時,大家根據自身行業類別、經營管理、企業文化等特點,打造各自黨建品牌,形成了共享黨建經驗、傾聽企業呼聲、促進互惠發展的良好局面。

在運行過程中,有哪些突出問題亟待解決?

薛敏:全國面上黨建聯盟建設主要是要處理好四對關系。一是組織領導與自主運行的關系。有的上級黨組織對黨建聯盟包辦干涉太多,降低了聯盟活性,影響到成員單位創造力;有的則放任自流,以致黨建元素逐步褪色,出現立場性、方向性問題。二是覆蓋規模與機構效率的關系。有的黨建聯盟貪大求全,不分良莠搞全覆蓋,成員單位動輒幾百上千,組織難度加大,反而形不成合力;有的為此雇傭專人負責,增大運行成本,可持續性不強。三是活動質量與活動頻次的關系。有的黨建聯盟月月搞活動,但策劃草率、準備倉促、組織粗疏,以至于品質不高、效果不好、影響不大;有的半年搞一次活動,尚不足以在成員單位中消除生疏感、提升親密度。四是黨建引領與改革發展的關系。有的黨建聯盟在運行上還存在“兩張皮”情況,沒有以市場邏輯、互利思維找到黨建引領與改革發展的結合點,活動開展多以學習研討、參觀考察或者商展路演、發布推介為主,體驗度和實效性有待進一步提升。

王聰:我們一直把互聯互通作為黨建聯盟的宗旨,但是在實現這一目標上仍需尋求突破。在組織建設上,黨建聯盟還需進一步規范日常運行管理,完善黨建聯盟聯席會議制度、學習培訓制度、幫扶支撐制度等,不斷健全拓展組織架構,明確黨建聯盟工作思路,規范成員單位、組織機構、運行機制等聯盟工作內容,推進聯盟工作持續開展、同頻共振。在活動共建上,需要主導聯盟開展更多的黨建共建項目創建活動,建立聯盟活動制度,激發參與基因,激活成員間的黨建和業務工作主動交流合作機制,有效發揮黨建項目的示范帶動效應。在作用發揮上,還有待進一步發揮黨建聯盟在經濟社會、科技創新發展中的引領統籌作用,拓寬聯盟參與公共事務渠道;更多注重做好服務功能,用好數字中介,依托新型黨建網絡實現對全市兩新組織黨組織管理信息的數字化,引領在既抓“實”又抓“新”中促進黨的建設。

馬琳聯:黨建聯盟在成立和運行過程中,有一個方面的問題還是比較突出的。由于黨建聯盟是跨區域、跨隸屬關系的聯合,其組織力相對正式的黨組織偏弱。在日?;顒拥拈_展上,沒有權威的規程可以參照,想要保持活動的密度和熱度需要付出更大的工作量;在動員聯盟黨組織和黨員上,沒有組織體系的保障,個別黨建聯盟中存在個別成員單位參加活動不積極的問題。這類問題我們覺得還是要依靠制度建設和完善組織架構來破解。首先需要逐漸創造建立活動型或正式黨組織的條件。比如,在沒有黨組織的兩新組織中培育黨組織,建立聯合黨組織等,逐漸使黨建聯盟向活動型或正式黨組織演化,加強組織力。其次,在不具備條件之前,需要通過加強黨建聯盟活動的制度化建設來盡可能保障高效、高質量地開展黨建工作。

唐根泉:應該說,經過兩年的探索實踐,“上市紅盟”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紅色基因”正逐漸滲透傳播到非上市企業和其他區域中。當然,這一模式要想進一步實現規模示范效應,還需要解決完善兩方面的問題:一方面,還需要加大扶持和保障力度。不僅要加強經費、人員等物質保障,還要注重精神激勵,注重對聯盟成員、黨務人員關心關愛,注重完善考核評估和長效激勵機制,激勵成員企業和非成員企業黨組織更加主動、積極地參與。另一方面,還需要打造示范促進發展。要通過打造更多的非公企業黨建示范點,以示范化推進標準化,并且進一步引導行業相近、產業相通的企業黨組織開展結對共建,借助企業黨群服務驛站的區域化輻射優勢,形成企業與企業、黨組織與黨組織之間的互動,實現共同發展。

當前背景下,黨建聯盟在推動復工復產、穩企業促發展的過程中如何發揮實質作用?

薛敏:疫情期間,絕大多數黨建聯盟為了防范集中性風險,暫停了實體活動,但其前期已經建立的情感紐帶、溝通橋梁和合作平臺,依然為企業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穩產滿產提供了強大助力。疫情發生后,各黨建聯盟指導動員成員單位嚴格落實防疫措施,引導物資共享,在滿足成員單位需求的同時,為其他領域支援;面對供應鏈中斷、開工即損失的困局,通過重點指導產業黨建聯盟,推動具有支柱作用的龍頭企業集中復工復產,短時間內激活產業全鏈條。新都區軌道交通產業黨建聯盟,引導中車、今創等龍頭企業帶頭復工,帶動產業鏈上下游57家企業一周內開工生產;為抵御消費不振、市場萎縮的沖擊,各黨建聯盟探索推廣共享經濟模式,整合信息、資金、技術、人力、場地等資源,推動轉危為機、穩重求進。溫江區健康食品、印務包裝、農旅、餐飲等4家行業黨建聯盟,組織發起“紅色助力”體驗周,幫助成員單位現場促銷650余萬元,簽約供貨6000余萬元。

王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福州互聯網企業黨建聯盟利用互聯網企業快速響應、在線服務、科技含量高等優勢,為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匯聚強大合力。在這期間,福州擴增互聯網企業黨建聯盟成員,全面強化基層抗疫數字化力量,成立了臨時黨支部,運用信息技術搭建“疫情防控數據管控區塊鏈系統”“疫情物聯網AI防控系統”等各類網絡平臺或升級服務,為疫情防控注入互聯網科技力量,在復工復產中快速激活辦公鏈條;推出“流量直播帶貨”推廣優質產品愛心助農,講述抗疫身邊事致敬一線黨員志愿者等節目,以多角度、多維度、多層次的學習宣傳方式凝聚合力。網龍公司黨委作為福州互聯網企業黨建聯盟第一屆“盟主”,主動向240個在抗疫斗爭中表現突出的兩新組織代表捐贈200萬元“復工復產大禮包”,并部署2020年黨建聯盟活動,推動各聯盟成員企業主動認領新一年的黨建項目,增強黨建交流及互聯網企業合作服務力量。

馬琳聯:應當說這方面的作用是很突出的。比如,金山工業區黨建聯盟成員企業中變公司和長城電器兩家公司,抗擊疫情期間共享人力資源,通過組織一方職工到另一方企業工作,既解決了企業人力資源需求,又穩定了勞資關系;既保障了職工獲得更優報酬,又相對降低了部分企業用工成本,通過黨建的連接實現各方多贏。又比如,有一家黨建聯盟成員企業合縱重工,黨支部書記通過聯盟黨建活動,發現周邊有數家企業在一項高等級技術培訓上有共同需求,因此組織相關企業聯合起來,共同爭取將這項培訓落地在金山本地。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有的企業還在籌劃類似的工作,比如,一家生物醫藥企業黨支部近期計劃依托黨建聯盟平臺,組織同行業企業共同就新近實施的政策開展學習和探討,推動全行業整體進步等等。黨建聯盟不僅在推動復工復產,且在引領和助推非公企業健康發展上都起到了切實有效的積極作用。

唐根泉:從聯盟的角度,我們在疫情期間共同發布了《上市企業黨建紅盟倡議書》,呼吁企業、社會組織及各界愛心人士盡己所能參與疫情防控。在履行社會責任方面,我們老板集團黨委向浙江省紅十字會捐贈價值200萬元的醫用酒精濕巾10萬包,用于疫情防控工作。諾貝爾集團黨委向武漢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指定受捐賬戶武漢市慈善總會捐款200萬元等等。在助力復工復產方面,聯盟通過成立多支黨員志愿服務隊,帶頭堅守崗位,志愿到員工宿舍、職工公寓值班,幫助了解外地員工返工后工作、生活情況,為隔離員工代購生活用品等。而從聯盟成員個體角度,大家都發揮了各自領域的優勢,貢獻上市企業力量。比如興源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在公司接下火神山與雷神山兩座醫院污水處理工程后,從浙江、四川、貴州、湖北調集黨員職工、技術骨干共120余人,奮戰攻堅,全力搶工期。



責任編輯: 付文
相關稿件
贵州快三同号推荐 黄金棋牌游戏官网 王者陕西麻将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10分20选8 钱龙捕鱼如何下载 三国麻将游戏下载 内蒙古11选5诀窍 急速赛车8 河南杠次麻将单机 7星彩中奖规则 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天天棋牌下载 优乐江西麻将 下载 一码中特期期提前公开 福建快3平台 北京麻将微信打一元麻将群